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EC | 13th Mar 2010 | EC生活 | (444 Reads)

這是一個都市人選擇歸園田居的故事。

生命的喜悅在於自由,自由的內涵是選擇。

從在家應診(這是另一個年青隱蔽中醫的故事),到開設兩間診所,至今已三年有餘。大學時曾經和好友談及人生「最可怕」的事,就是「一世一樣」的事,例如一世吃同一樣的晚餐、一世做同一樣的運動、一世同一個老婆/老公(這是那時說的,少年輕狂,別太認真。)等等,而看看歷史,中醫或許是其中一種最能做一世的職業。每每想到自己三十年後還是在遠志中醫的招牌下望聞問切,背上不免得一陣寒顫,這不是當中醫有沒有意義的問題,而是人在變、世界在變、自己也在變,正如給你白畫紙,你或許會連續畫幾幅同樣的貓咪素描來練習一下,但你會「一世」畫同一樣的貓嗎?

「我」的存在本質是不變的,就像白畫紙,但我可受不了每天畫一樣的畫而且要畫一世。所以選擇變化之路。

現在的人不是都在說「都市病」嗎?這個病的重點在那裡?是「都市」。醫者在現在的觀念裡,是透過改變現時的狀態來提高生活素質的工作,既然都市病的病源在都市,那麼要醫治除了剔除「都市」這因素,已經不可能有另一有效的方案。

當 一個開藥針灸的醫師已經太久了,假使我不改變「從醫」的大方向,我也想選擇另一種內容的醫道。服藥扎針,在病人的立場是被動的治療,但當病人自願以雙腳走 到大自然,付出勇氣和決心捨棄(或許是暫時的)現時的都市生活,那麼這個治療是主動的、實踐的。從被動治療,到「實踐治療」,這是在醫道的層面,叫我歸園 田居的動力。(待續)

[1]

說得很好喔~要遠離都市病~得先遠離都市~但這不容易呀~只能學著"轉心不轉境" ^.^

平凡人
[引用] | 作者 平凡人 | 21st Apr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