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EC | 30th Jan 2010 | 醫卜星相 | (253 Reads)

對於豬流感疫苗的風波,對於那騙子與水魚的「本然」互動,EC還是沒有足夠的智慧,穿越意識中那波濤洶湧的情緒。

再一次撿出這編很舊很舊,舊得不記得何時寫下的小隨筆,雖然已經第二次在這裡引用,仍然能讓我訴說這一刻的情感:

血肉醫療

熟悉的這種氣味,即使再聞上多少遍,仍然刺鼻。

紅色十字的旗幟,沾滿消毒藥水。為了「萬物之靈」的健康,多少低下的生命無辜犧牲,紅色的十字,是血的控訴。

被消滅的細菌和病毒、被培養作實驗的白老鼠、因感冒被殺掉的雞、因被逼啃食同類血肉筋骨而瘋狂卻遭人殘害的牛,它們的鮮血、眼淚、汁液、屎尿,混合成人類所追求的健康。

殘忍的人類理直氣壯踐踏其他物種的生命。

惡行,只會變本加厲。

從商人染指醫藥界那天開始,每一顆藥丸、每一台儀器、每一株草藥都是對貧窮一族的剝削、控制。自由社會,窮人就是奴隸。專利權成為諸侯的封地,資產成為強大的絕對權力。

所謂的醫藥,那曾經光輝的紅十字,已葬身在人血、人肉、人淚、人糞充積的煉獄中。

聞說煉獄大門的牌坊上刻有一對對聯:

┌┬┬┬┐    ┌┬┬┬┐

├   ┤    ├   ┤

├ 商 ┤    ├ 官 ┤

├ 治 ┤    ├ 政 ┤

├   ┤    ├   ┤

├   ┤    ├   ┤

└┴┴┴┘    └┴┴┴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