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EC | 11th Jan 2010 | 蠍子王的尾巴 | (297 Reads)

近日有不少人問到是否應該接受豬流感疫苗注射,每次回答我都是一樣的答案,而每次遇到這種情況,便愈發現現在生活環境使人不負責任。

一個懂得為自己負責任的人,斷斷不會問出這樣的問題:「醫師你說我是否要打針呢?」極其量只會問:「醫師,你對豬流感疫苗有何看法?」,不同的是,負責任的人不會把決定的責任和權利假託於別人。醫師叫你打你便打,出事了,癱瘓了,是你的責任還是醫師的責任?醫師叫你不打,然後染上豬流感,又是誰的責任?結果只會讓自己怨天尤人,既不願承認是自己的責任,但又沒有向醫師索償的道理,只能在心裡怨,痛苦不堪。

而我的答案只有一個:「遇上決定不了的事情,向你的死亡討答案。」。我們的慣性是向「將來」討答案,不斷想這樣決定「將來」會如何、那樣決定「將來」又會如何,可是有一點我們忘了:從來沒有誰答應過我們會有「將來」!這一秒你還呼吸著,下一刻一定不會死嗎?誰有一刻可以離開死亡?「將來」是不被應允的,「生命」只承諾了人一件事,就是死亡必然會來到,所以生命中唯一能肯定的是死亡,那麼不問死亡還要問誰?

如何問「死亡」?其實很簡單。緊記每個決定都會讓你死,然後想想自己要選擇怎樣的死亡。用豬流感疫苗為例,不要問要打針避免豬流感然後生存下去好呢,還是不打針避免副作用而生存下去好;我們只須要問自己,到底是要豬流感病死,還是要注射疫苗而死。

不要問將來,只要問死亡。

醫師自己的答案是,如果我豬流感病死,到天上見到上帝,或是到地下見到閻王,我都感到還有一點尊嚴;如果我因為怕病而打上一支疫苗然後死亡,我想上帝閻王會一起指著我的鼻子恥笑我的愚蠢。

這只是我個人的答案,其他人或許有其他人的答案,但問死亡是唯一讓人負責任的方法,唯有在死亡面前,人人平等。


[1]

wahahaha.....EC, 你這答案實在棒!
奈何世上愚蠢的人總是比較多!


[引用] | 作者 Linda | 13th Jan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Linda: 我們無論做甚麼, 都是愚蠢的. 引用巫士唐望的話: "我們可以堅持, 適當的堅持, 即使知道我們的作為是無用的, 但我們必須先知道我們的作為是無用的, 然後彷彿不知道地去行動, 這便是巫士在控制下的愚行".
控制的愚行, 是明白自己的愚蠢, 故此不帶任何希冀和幻想去行動, 可是那不代表不愚蠢.
當我們都深切地融入人那絕對的愚蠢本質之後, "聰明"便不再存在, 然後愚蠢也就同一時間消失了.

EC
[引用] | 作者 EC | 13th Jan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

明白自己的愚蠢,應該就是覺知吧! 我們的頭腦都是愚蠢的,當頭腦停止運作,就會變得更覺知。 我想就如"深切地融入人那絕對的愚蠢本質"吧!


[引用] | 作者 Linda | 15th Jan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