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EC | 30th May 2009 | 醫道 | (617 Reads)

想起那個好舊的沙灘撿石頭故事,大家都聽過的,究竟是要不停尋找,估計前面還有更美的石頭,還是看到自己喜歡的一塊,便相信自己的感覺不再苦苦追尋?

那不能不好好想一下撿石頭的目的,這是生命裡不能逃避的問題:「為什麼?」。誰沒有問過「為什麼」?但誰又想過做一件事到底是為了甚麼?望著手上的這一塊已經吸引了你拾起的石頭,心中何以還期待更好的石頭出現?如果有「更好」,有沒有「最好」?我們追尋的過程是「為了甚麼」?

小時候媽媽買了一台任天堂的「灰機」給我,相信知道有這型號的朋友不多,因為不久任天堂便推出「紅白機」,價錢貴不了多少,但性能優勝得多,當時的我沒有太多的感想,但也隱隱有點羨慕擁有紅白機的朋友。可是到了今天,身邊已經沒有朋友留下紅白機了,而我的灰機經過十次搬家後還好好的被我帶著,偶爾拿出來和家人朋友玩玩緬懷一下,比甚麼新穎的遊戲機都吸引!原來,從當初我最喜歡的已經是灰機。

不能相信自己的選擇,背後的是恐懼。是甚麼恐懼呢?是對比的恐懼,恐懼自己和別人對比,也恐懼今天的自己和明天的自己的對比。你撿起了這塊石頭,然後有人跑來跟你說:「你看!我挑的這塊比你的漂亮呢!」;又或是今天撿起了這塊石頭,明天在遠處看到礁石下有更美的。對比出現時我們會如何?出現對比的恐懼,是基於我們做事的動機,我們大都希望自己的「決定沒有錯」,當我們「選擇」是為了證實自己「正確」時,我們無可避免地感到不安,因為我們害怕錯。反過來,若我們選擇並立非為了證明自己,而是首先相信自己才選擇,那麼即使千萬年過去,誰也不可能讓我們後悔。

昨天花藥課提起我們治療別人的動機,是為了證明自己肯定自己,還是相信自己的生命是要走在治療師的路而為人治療?前者當病人身上出現不可估計的情況,治療師便會感到不安恐懼;後者總是堅定地相信只要自己盡了心力治療,那便沒有任何虛怯,因為每個人的生命如何經歷,也是生命必須要他經歷的,治療師能交付的只有愛而已。

「生命」本身的偉大有叫我們懷疑和證明的必要嗎?孔子說自己「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。」,如果我們不能放下懷疑,我們就不可能知道「天命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