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EC | 14th Jan 2009 | 醫道 | (2465 Reads)

本來有關這個問題已經不想多說,但近日踫巧先後有病人問到應否吃蟲草,便多口說幾句。

 

蟲草在中國本草書中很晚才有記載,以我所知首見於清代,對蟲草的功效的大概論述是補肺益腎、止血化痰、治癆咳等等。EC一向慣用古方,但也翻查過近代的醫書,發現蟲草在中醫醫案中的使用極其罕見,絕大部分使用蟲草的情況都是肺癆後期金氣不降咳血不止的病症,除此之外即使日常保健養生也不見得常用。

藥性的不多討論,反正無良知的商人和旗下的醫師只會繼續標榜它的功效,眾說紛紜,難以定論。可是採集蟲草的過程對環境的破壞是無可抵賴,青藏高原植被的破壞是人類補救不了的,現在還剩多少野生蟲草?然後大家買到的假貨次貨一籮筐,吃了無益事少,吃壞了身體也未必知道。其實只要生活習慣良好,何必吃蟲草?又不是肺癆。

難道打著人類的健康、幸福的旗幟不擇手段塗炭生靈便是醫道?那只是給少數人奪權謀利的藉口和工具吧。

今天無意中看到自己的舊blog,正值禽流感蠢蠢欲動的當下,把一篇舊文重貼於此:

血肉醫療

熟悉的這種氣味,即使再聞上多少遍,仍然刺鼻。

紅色十字的旗幟,沾滿消毒藥水。為了「萬物之靈」的健康,多少低下的生命無辜犧牲,紅色的十字,是血的控訴。

被消滅的細菌和病毒、被培養作實驗的白老鼠、因感冒被殺掉的雞、因被逼啃食同類血肉筋骨而瘋狂卻遭人殘害的牛,它們的鮮血、眼淚、汁液、屎尿,混合成人類所追求的健康。

殘忍的人類理直氣壯踐踏其他物種的生命。

惡行,只會變本加厲。

從商人染指醫藥界那天開始,每一顆藥丸、每一台儀器、每一株草藥都是對貧窮一族的剝削、控制。自由社會,窮人就是奴隸。專利權成為諸侯的封地,資產成為強大的絕對權力。

所謂的醫藥,那曾經光輝的紅十字,已葬身在人血、人肉、人淚、人糞充積的煉獄中。

聞說煉獄大門的牌坊上刻有一對對聯:

┌┬┬┬┐    ┌┬┬┬┐

├   ┤    ├   ┤

├ 商 ┤    ├ 官 ┤

├ 治 ┤    ├ 政 ┤

├   ┤    ├   ┤

├   ┤    ├   ┤

└┴┴┴┘    └┴┴┴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