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EC | 30th Oct 2008 | 醫道 | (612 Reads)
EC在日常診療的過程中經常遇到病人的一個問題:「我患了甚麼病?」,又或是:「我是不是XX病?(如感冒、高血壓、糖尿病等)」。然後有一些略懂中藥藥性的病人看到處方後便滿臉狐疑,「你不是說我感冒嗎?感冒不是不可以用這些藥嗎?」,然後EC便要花費一輪喉舌為他們解釋,因為病人是有絕對的權利了解自己的病情和治療的過程。

最常遇見來自病人的提醒:「我高血壓不可以補的。」,又或是:「我經常長口瘡,不能吃熱藥,但又怕冷,總之涼也不行,熱也不行啦!」,後者已經好一點,前者以西方現代醫學的角度看中醫令人無奈。我們總是相信,A君有這個病,B君也有這個病,那麼他們病的原因一定相同,而且治療方法也沒大分別。殊不知在中醫或其他古醫學和自然醫學的角度看來,「病」並不是決定治療的標準,你也感冒,他也感冒,用的藥可以一點也不同。為什麼?因為透過診斷,醫師在你身體上找到不同之處。「症狀」的不同是其中之一,你感冒,發熱頭痛口不渴不咳不嘔;他感冒,發熱又發冷又口渴又嘔吐,怎可能用同一處方?然而即使症狀相同或相似,用的藥也可以完全不同,又為什麼?因為診斷一個病不是單純根據病人自訴的症狀,以中醫作為例,「望聞問切」四診,兩個病人自訴的症狀一樣,但氣色可以不一樣、脈象可以不一樣、舌象可以不一樣、甚至性格也可以不一樣,在醫師的心中,在兩個病人身上找到的「證據」不一樣,治療手法當然不同。

現代的法治精神處處講求證據,不明白為什麼治病可以不講證據!你說不是哦,現代醫學的化驗不是證據嗎?對,那是證據,但那不是全部的證據,那只是一小部分。如果驗出血糖高便處方降血糖藥,不就等於看見有人殺了人便判極刑一樣嗎?可不可以是誤殺、可不可以是自衛還擊?不問情由,黑白不分。以糖尿病為例,血糖高了可能是因為身體有些組織因其他原因缺乏營養,不得已唯有叫大腦溶解肌肉變成糖份來供給其所需,我們不解決該組織缺養的問題,反而強硬地降低血糖,那只會物極必反,釀成更嚴重的疾病。

故此那是甚麼「病」不重要,最重要是我們可以在診斷中得到甚麼「證」,中醫是「辨證論治」的醫學,步步講求證據,否則錯誤判斷病情,就如法官亂審案件一般,豈有此理?